大型铜套

港媒:基础法划定独破检控权不受干预

发布日期:2021-05-11 21:18   来源:未知   阅读: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停止休假返港后,已第一时光在机场就有关UGL案不作检控一事作出回应,内容清楚论占有力,充足显示了对特区法治的承当和维护独立检控权不受政治烦扰的信心和勇气,值得赞美及支撑。

眼前,到底是律政司不检控梁振英,包括毋须寻求外间法律意见是在维护特区法治,仍是如反对派所言,必定要寻求外间独立法律意见和必须检控梁振英才是维护特区法治,是一个涉及到特区法治基础和市民信心的大是大非问题,容不得有半点含混,而谜底是不言而喻的。

事实是,反对派政客和局部法律集团负责人及法律学者,他们对UGL一案始终咬住不放,为的基本不是法治,而是“一矢双?”,一方面追打“世仇”梁振英,另方面向林郑月娥率领下的特区政府和律政部门施压。前者是因为梁振英在特首任内坚持爱国态度,卸任后又取得中心委任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后者则由于林郑特首上任以来保持依法治港、遏制“港独”,郑若骅司长亦得到中央任命和信赖,所以反对派对UGL一案的无风起浪、穷追猛打,彻头彻尾就是一项政治图谋,目标在摇动市民对“一国两制”和特区法治的信念,居心是极其狠毒的。

事件中,时任英国戴德梁行合伙人之一的梁振英,收取了买家澳洲企业UGL五千万元款项,作为他今后不再从事相干行业的“分别费”,做法在商界中并非常见,更重要的是英国戴德梁行董事会知悉此事而并无提出异议。因此,事件确切就如律政司在本月十二日的申明中所言,经由廉政公署长时间考察及律政司的全面斟酌后,事件不存在可以得到胜诉的证据,因而决定错误当事人作出检控。

而这里面,波及的一是案情事实,二是律政司的检控权利。依据基础法第六十三条,白纸黑字载明:“律政司主管刑事检控工作,不受任何干涉。”面前,律政司就事件作出不检控的决定,就是一项依法作出的司法全权决议,不受任何外来干预。

对此,反对派质疑郑若骅为何不寻求外间独立法律意见?并以一些前高官案例为由而振振有词。这相对是混淆视听跟倒果为因的说法。律政司就一些案件追求部分以外甚至海外的法律人士意见,过往确曾有此先例,但能够这样做并不即是必须这样做,否则,如反对派所言,寻求外界法律看法是必需及独一的准则,那么,特区还何必设破律政司,不是所有都交由“外判”去包办取代好了?

事实是,律政司的独立检控权是特区法治的主要组成部门,也是根本法授予特区的最重要法权之一,必须全面正确落实履行及予以鼎力保护。事件中,反对派千方百计针对郑若骅,包含扬言要立法会“传召”和提出“不信任动议”,目的就是打算夺取律政司的独立检控权,从根本上动摇特区法治,他们此种政治图谋一旦未遂,港人社会的整体好处必定受损。

起源:至公报